當前位置: 外文局 > 媒體關注
【國際出版周報】胡開敏:非常時期非常出版 講述中國抗疫故事
發布時間:2020-03-25    來源:國際出版周報
[字體:]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外文局局屬出版社發揮各自優勢特長,出版了多個系列的多語種抗疫圖書,回應國際關切,講述中國抗疫故事。其中,外文出版社編輯出版的《武漢封城———堅守與逆行》(以下簡稱《武漢》),《2020:中國戰“疫”日志》(以下簡稱《日志》)兩部中英文抗疫紀實作品,在國內外發布后受到業界和讀者諸多好評。3月23日,《國際出版周報》整版刊發專訪外文出版社總編輯胡開敏的文章。文章中,胡開敏分享了這兩本書出版背后的故事。

記者:《武漢》和《日志》均是抗疫紀實作品,兩本圖書從策劃到出版僅用了一個月時間。在兩本書的策劃方面貴社是如何做協調安排的?

胡開敏:《武漢》和《日志》兩本書從策劃選題到出版用時不到一個月,可以說是日以繼夜、全力以赴。

在策劃方面,外文局領導在2月初就進行部署,并直接策劃、指導,很快敲定了主題和內容結構。當時國內的疫情正處在快速蔓延擴散階段,疫情形勢日益嚴峻。作為外宣出版人,我們不能像醫護人員一樣逆行一線治病救人,也不能像媒體記者一樣深入一線直面報道,我們能做些什么呢?結合外文社自身的特點和優勢,我們最擅長也最應該做的,就是及時記錄、傳播,記錄這場史無前例的中國戰疫故事,讓海外讀者能夠在第一時間全面了解中國抗疫的真實情況。

兩本書均以紀實為載體,但是在具體策劃時,兩本書有各自的特點。首先是《武漢》一書,該書在策劃時經過幾次討論,最終敲定以武漢為切入點,講述中國抗疫故事。1月23日,武漢“封城”,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以武漢為切入點容易讓海外讀者產生共鳴,更好地了解中國戰疫的真實情況。

350年前英國埃姆村為了控制鼠疫蔓延選擇“封村”,這段歷史被西方奉為善良與勇敢的經典故事,直到今天人們仍在緬懷那些犧牲自己挽救他人的埃姆村民。武漢“封城”比之埃姆村更加悲壯,更為震撼。我們相信及時講好武漢“封城”故事,是可以打動國外讀者的,可以讓國外讀者看到武漢人民的善良與勇敢,真實認識中國戰疫的壯烈,感知中國精神和力量。

從圖書出版來講,戰疫還在進行,武漢故事還在繼續縱深發展,要及時讓國外讀者讀到武漢故事,我們只能對故事做階段性的記錄講述。所以,我們選擇了在2月23日這一天出版,而且首先以電子書的形式在亞馬遜等各大數字閱讀平臺上線,免費供讀者閱讀、下載。這一天是武漢“封城”一個月,對武漢抗疫阻擊戰、全國抗疫阻擊戰都具有象征意義。我們也希望以這種方式提醒全世界的人們:武漢正在堅守,中國還在戰斗。

在具體策劃《武漢》一書的內容架構時,我們明確要突出表現兩方面內容:一是武漢普通市民和社區干警等各領域一線工作者面對疫情的堅持和堅守;二是全國人民特別是醫護人員、保障行業人員馳援武漢的抗疫逆行。按照這個基本思路,我們將全書的內容確定為5個板塊,分別是武漢普通市民的堅守、醫護人員的逆行、火神山醫院建設、全國各地各行業馳援武漢以及國際社會對武漢對中國的支持和援助。通過5個板塊的故事講述,表達全中國人民在困難面前的守望相助、眾志成城,體現我國的制度優勢、國家力量和民族精神。

如果說《武漢》一書主要是從武漢切入講述中國抗疫的故事,那么《日志》則是以日志的形式,釆取“要聞實播+故事聚焦”的講述方式,記錄從1月23日到2月23日這一個月里每一天的中國抗疫大事要聞,和發生在戰疫一線的真實故事。通過這種日志形式,直接呈現中國戰疫的整體情況,反映黨中央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對這場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為歷史銘記這段特殊的時刻,向世界展現中國戰疫的真實面貌。

記者:時間緊任務重,《武漢》和《日志》兩本書在內容組織方面是如何進行的?

胡開敏:《武漢》和《日志》兩本書的組稿編輯工作比較特殊。我們最理想的做法是找一位作者或一個團隊來編寫內容,并且最好是一線的媒體記者。當時我們也聯系了相關媒體,但當時各大媒體都集中人員力量前往一線采訪報道,根本無暇顧及。因此我們采取了第二種方式,迅速組織專項小組從各類媒體報道和記述中進行編選。這樣做的好處是,我們的編輯們都有豐富的對外編稿經驗,通過這種方式組稿的內容更有對外的針對性,傳播效果更好。

我們分別組織了兩本書的專項編輯組,社領導親自參與,專項編輯組的編輯們全部都是黨員,平均年齡30多歲,且都是女同志。那時正是疫情防控最緊張的時候,大家都按要求居家防控。其實編輯們在家也不輕松,她們每個人都有多重身份,既是女兒、又是母親、還是妻子,壓力并不小。但一接到任務,大家都熱血沸騰,希望能以這種方式為抗疫、為國家盡點綿薄之力。

我們從2月5日開始著手組稿,到2月15日基本完成初稿,又用了一周左右時間對內容反復打磨調整,完成排版設計,再到22日完成全部上線準備,23日如期上線各大數字閱讀平臺。以上這些所有工作全部在線上實施完成,編輯們雖然是在家線上上班,但工作勁頭十足,幾乎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我們開玩笑說大家都打了“雞血”,我們也深知這劑“雞血”來自武漢,來自對奮戰在抗疫一線人員的感動,來自出版人的初心和使命感。

記者:疫情防控期間,多數企業停工停產。在這種情況下,貴社是如何進行兩本書的外文版翻譯出版工作的?

胡開敏:除了英文版,目前《武漢》和《日志》兩本書的法文、日文版也已經在翻譯出版中。在多文種緊急翻譯出版方面,外文社有傳統有經驗,也有一套應急機制?!段錆h》和《日志》兩本書策劃之初,中文編輯組與翻譯部就進行了同步對接,兩本書從中文稿件的編輯、改定稿到英文版本的翻譯、改定稿、編校,整個過程編輯與翻譯聯動配合流水作業:編輯組在上游完成一個完整部分的編定稿,立刻發給翻譯部,翻譯部馬上開始翻譯,翻譯稿完成后傳給外籍專家潤改,外籍專家潤改后,再傳中方定稿專家審定,然后進入排校。

我們的外籍專家當時趁中國春節放假回英國休假,由于疫情原因無法按原定日期回中國,加之改稿時間緊張,所以他就全程在線與國內配合,彼此都無視時差,幾乎不分晝夜地連軸運轉。

非常時期,我們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狀態也不同平常。以往正常情況下,一本七八萬字的中文圖書,最快也需要一到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翻譯,但是這次的兩本書我們僅用了十天左右的時間就完成了翻譯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次疫情是一次大考,對我們的翻譯工作機制而言也是一次小考,我們的環節銜接很流暢,特別是全環節線上辦公,是一次難得也難忘的成功測試。

記者:貴社在策劃出版《武漢》和《日志》兩本書時,是如何考慮并做到“中國故事國際表達”的?

胡開敏:“中國故事國際表達”是一個很大的話題。對我們對外出版工作而言,體現在每個圖書選題上,它又是很根本、很具體的問題。我們認為,首先在圖書的選題策劃階段就要充分考慮到圖書的對外性質,包括選題的切入點、內容的選擇架構等。以《武漢》和《日志》兩本書為例,這兩書在策劃之初,我們首先明確的是以武漢“封城”為切入點,抓住國外讀者的關注點。然后我們確定了用講故事的方式詮釋主題,通過武漢故事反映全中國的戰疫情況,體現中國制度優勢、國家力量、民族精神這一核心主題。

其次是敘事表達上的對外針對性?!段錆h》和《日志》兩本書的內容雖然有各類報道素材,但我們在編稿過程中,仍然需要從受眾角度出發,逐一對內容進行選擇取舍、重構、改寫。這些內容素材大多是面向國內的宣傳報道,在對外編寫時需要作出角度以及表述的調整,以適合國外讀者的閱讀習慣、接受心理,有些在國內報道中我們認為的感人故事,對外不一定合適,對于這類內容就要特別慎重。

當然,后期翻譯語言的精準、貼切,設計制作方面的針對性,也是實現國際表達的重要方面。

記者:您認為,此次的疫情是否側面促使出版企業進一步向融合出版轉型?特別是面向海外讀者的出版發行,電子書版權是否會成為新趨勢?

胡開敏:這次疫情確實促使我們更進一步思考融合出版的問題。首先是讓我們有機會重新看待數字出版和電子書。過往我們常常把電子書看作是紙質圖書的附加產品,是在紙質圖書產品基礎上作增量,但經過這次,我們對電子書有了新的認識。

《武漢》和《日志》兩本書均是先有電子書再有紙質書。特殊時期,出版業上下游產業鏈被迫暫停,紙質書的購買受疫情影響變得不太現實和及時,特別是我們希望在第一時間讓國外讀者看到、讀到兩本書,因此,我們催生了首先推出電子書的想法。以往我們選題立項時,首先會與發行部對接,落實傳統書店、電商等渠道。但這次兩本書,選題操作之初我們首先對接的是數字部,由他們迅速聯系落實各大數字閱讀平臺。

截至目前,《武漢》和《日志》兩本書僅用短短一周左右的時間在線閱讀量就超過了六萬人次。在電子書發行告一段落后,我們才開始啟動紙版書出版,目前兩本書的紙質版也已在零售平臺上架。對于我們來說,這是一次實踐新的出版理念的過程。

在電子書“走出去”方面,這次我們也深受觸動?!段錆h》和《日志》兩本書迅速上線亞馬遜Kindle平臺,速度之快令我們有點意外。由于Kindle平臺對圖書的審核流程復雜嚴謹,因而以往全部流程完畢需要耗時十天左右的時間。但這次我們與亞馬遜方面的溝通非常高效?;蛟S是因為非常時期,亞馬遜方面意識到這兩本書的特殊意義,僅用兩三天時間就完成了兩本書的審核并迅速上線平臺。這次經歷也提醒我們,如果能夠抓住合適題材,做好及時溝通,我們的電子書是能夠發揮及時“走出去”的傳播效果的。

記者:當前,中國在疫情治療、防控方面已經積攢了一定的中國經驗,展現了中國精神。未來針對講述中國抗疫故事的多語種圖書出版,貴社有何規劃?

胡開敏:我國的疫情防控還在進行中,這是當前全國人民關注、關心的大事。作為出版人,我們會一如既往做好本職工作,不忘初心和使命。下一階段,我們將繼續延展《日志》內容,此前《日志》內容記錄了1月23日到2月23日這一階段的中國戰疫情況,隨著防疫阻擊戰的深入,我們將繼續跟蹤記錄抗疫故事。習近平總書記曾講到:“不獲全勝決不輕言成功”,我們將根據中國戰疫及國際共同戰疫情況的發展,完善《日志》內容,適時推出新的版本。

同時,我們已經在做一些相關選題的深度策劃。這次戰疫,不但有感人至深的中國故事,更有效果顯著的中國經驗,令人矚目的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等。中國有序而高效的防控舉措,全國上下一盤棋的動員力量,全民響應、守望相助的民族凝聚力,這些都給國際社會留下了深刻印象。疫情之中、疫情之后,我們自己如何看待這場“大考”,國際社會如何重新認識中國、重新看待中國制度、中國治理之道?這將會是一篇中外交流的大文章、對外出版的大文章。不過這篇“大文章”需要時間、需要沉淀。我們也在思考和準備,目前也已落實明確了幾個相關的選題。講好中國故事,助力共同抗疫,外文出版社責無旁貸。

国际棋牌游戏平台 55125彩吧论坛首页 极速时时彩是哪个市的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第200五0207 广东11选5助手下载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 河北快三同号推 闪牛配资 四川金7乐推荐号码 贵州快3一定牛7月四号开奖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